有趣小说网提供伦理小说最新小说伦理小说最新章节
有趣小说网
有趣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伦理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笑话大全 同人小说 历史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穿越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友故事 都市花盗 风流记事 茹母含新 人在深圳 我的姐姐 极品上司 不伦恋歌 思风沐雨 春色医院 天上人间 幕府情幽
有趣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伦理小说  作者:伦理小说 书号:28335  时间:2014/4/20  字数:5250 
上一章   飞来艳福    下一章 ( → )
飞来

  排版:美眉杀手
字数:4503

  “飞来”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可惜若非运桃花,等闲之时又哪有这种福?能否无端获得美人垂青,全靠当事者的机缘巧遇,此所谓“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也。作者夜游尖东,本拟陪同老友下堵船豪赌,不料苦候老友不至,正在百般无奈,惘然若有所失时,突有摩登少女近身求助┅┅
  正文∶

  我虽然不是玩家,但很好笑,在一些朋友眼中,他们都视我为玩家。

  当我见到有人这么叫我时,我会问自己∶我真是个玩家吗?真正的玩家,他们是有个格言的,格言是“来者不拒,去者不怨”。

  但我却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个材料实在不够资格做玩家,可是在现实生活中,奇怪得很,我经常会有遇。

  这种飞来福,大多数都是孽缘,上过了之后,翌便告分手。

  幸运时大家幽会多几次,令我觉得彷佛如镜花水月,有开始,花是开了,可是却无结果,能空追忆。

  以下这个故事,正好就是这样,说来也有点令人惆怅。

  较早前有一晚,我约了老友钱二爷下赌船,原来是最近濠江(澳门)治安不靖,经常出现刀光剑影,更甚的是“冷放,由于子弹无眼,为免殃及池鱼,我于是找了钱二爷作伴,到赌船开开心心玩一个晚上。

  下午六时半,当我抵达尖沙嘴钟楼对开码头时,苦候了足足半个钟头,始终不见钱二爷面,当时我心中想道∶就算有要事不能来,也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呀!怎么如此不明不白?

  正当我怪责他时,手提电话响了∶“我现在新界,不能来啦,你自己去发财好了,不必等我了。”

  他一讲完便收线,看来他一定有事无法分身,以他平守时守信,绝对不会对老友约的。

  我拿着两张船票,正在犹豫间,下船还是不下呢?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少女走近我身边说∶“先生,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这突然一叫,我本能地望望她,见她身上T 恤一件,牛仔一条,脚踏运动鞋,背上背着一个米黄“背囊”,直觉上感到她全无“捞”味。

  于是礼貌地问道∶“小姐,你想我怎么帮你?”

  她把手中相机一扬,说∶“你可以帮我影张相吗?举手之劳而已。”

  我点头说∶“可以。”

  于是便接过她那个相机,在附近替她影了几张。

  影完相,我们互相自我介绍,她的英文名叫意莎。

  她说∶“我刚从美国回来,大概三个星期后就要飞返西雅图了。”

  原来她移民去美国已经多年,目前还在攻读预科,与妈妈移居美国,她父亲却在香港经商,因此每年暑假,都会返港一行,看看香港、顺道向爸爸问安。
  我问她∶“去年的香港与今年的香港,都是差不多,如果说它变了,是由过去港英殖民地政府,变成现时的特区政府而已。”

  我再问她∶“你这次回来,对许多地方是否觉得陌生?有些不习惯?”
  她笑笑口说∶“没有,我是在香港长大的,不会觉得陌生,香港人很亲切,乐于助人,好比你,我一开口,你就毫不思索地帮我。”

  听了她这几句得体的回应,我知道她很有教养,也很懂得社应酬,当时我已立定主意,不下赌船了,跟眼前这位小妹妹聊聊,也是一乐也。

  当时我们在尖束海旁并肩而行,一面行,一面交谈,她很聪明,是有点“野

  的样子,对一些新事物十分好奇,当我们坐下来时,她显得落落大方,依偎到我身边,情深款款,别人看来,可能误会我们是一对亲密情侣。

  尖东的夜景,虽然不算最美,但这个地方胜在幽静,坐在那里夜话悄悄,绝不会有人打扰。

  半小时后,忽然有一阵海风吹来,意莎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立刻把身体依偎过来,紧紧的贴着我说∶“我好冷。”

  我下意识想∶这分明是一种挑逗。

  这种反应,尽管是很自然,为了保护她,我于是把外套下来,披在她的肩膊上。

  她随即向我投以微笑,说∶“你很懂得关心别人,对其他女孩了,你是否对她们一样关心?”

  我笑笑口口说∶“是的,这是一种礼貌,女人是弱者嘛,她们需要男人保护。”
  她睨了我一眼说∶“你以为女人都是弱者吗?如果是,那你就错了!”
  我讶然∶“难道不是?”

  她说∶“当然不是,我不妨举个例问你,好比在上,你说男人是强者还是女人是强者?”

  我知道她的用意,于是说∶“你果然是女强人,好一个冰雪聪明女子。”
  她说∶“你我还未上过,你又怎知我是个女强人?”

  她说时,整个上身靠拢过来,还伸手环抱得我紧紧,我心想∶这分明是对我一种暗示,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薄如纸。

  面对眼前这个野女郎,我知道此刻将是我们的孽缘开始了。

  就在这时,她已经把头伸了过来,把香凑到我的嘴边说∶“吻我!”
  她说完,便迅速把双目闭上。

  此情此景,如果我还没有些表示,那么我便是天下间最大的傻瓜了,当时我想也不想,便搂实她拥吻起来。

  这一吻,并不是点到即止,而是两条舌头在一起的吻,她把舌头伸进我口里,让我啜一番,而我啜一会之后,也把舌头送进她的口里,任由她啜。
  这种滋味,确是一种享受,妙不可言。

  一吻已罢,她立即采取主动,拉了我的手按在她前,说∶“你是否感觉到,我的心跳得很快?”

  她这一下来得很突然,令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发展实在太快了,不管如何,这令我有点受宠若惊,于是说∶“你的心跳得真是很厉害,不过,你的房实在很可爱,那种软绵绵的感觉,简直令我想入非非呢!”

  “隔着衣服抚摸,你便有这种快意?”她笑着说∶“来,你把手伸到里面,试试这又是怎样的感受。”她说话时迅速解开两粒钮扣,拉着我的手了进去。
  这一回却不同了,再没有衣服阻障,体的直接接,这种快,自然是充真实感。

  “你现时觉得怎样?”她催促地问。

  我亲她一亲说∶“我刚才见你,还不知道你没有戴围呢!”

  她说∶“我这个习惯,已经有两年了,因为我觉得围是一种束缚┅┅。”
  我一面细意抚摸,一面说∶“你说得太谦虚了,你拥有这样的一对丰房,应该引以为傲才是,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围,大概不少过卅五寸,我有猜错吗?”

  她微笑说∶“你的法眼真厉害,不,我应该指你的估计真正确,我的围刚好是卅五寸。”

  我随即问∶“那么你的围呢?”

  她说∶“你又猜猜吧。”

  这一次,我决定不回答她,男女间如果这么直接,似乎有点乏味,为了增加一点情趣,我于是说∶“我不想猜,你何不让我摸一摸?”

  她马上向我抛了个媚眼,然后笑嘻嘻地说∶“也好。”说完便伸手解开牛仔钮,再拉下那条炼,略为站起,股抖了抖,把子褪了下来。

  这时天色已黑,周围无人,但她这种说做就做的狂野举动,确实令我“刮目相看”了。

  火头既然已经点起,我又怎能怯场?于是我也不再跟她客气,立即伸手过去,双手环绕她的丰抱了一抱,继而又再细意地抚摸。

  “你量度完了没有?”她向我催促说∶“到底是几多寸?”

  我对她说∶“应该有卅五寸,不!是卅六寸,它实在太了,你这副身材,简直比女鬼还要动人、人哩!”

  她徐徐的坐了下来,依然让条牛仔褪下,说∶“你想不想惊奇一下?”
  我讶道∶“难道你想令我怎么惊奇?”

  她立即拉着我的手,按在她的私处,说∶“你试试摸摸它,看看有甚么不同?”
  我这时已知道她的用意,她显然是以女强人的本,向我展开挑战,我好按照她的指示去做,隔着这条薄如蝉翼的内,摸着摸着。

  我笑着对她说∶“你果然是一个奇女子,我甚么都摸不到,觉得你那里好像是光的。”

  她说∶“你果然不简单。”说时掀开内,又再拉着我的手伸进里面。
  我故意打趣说∶“我真是走眼了,你应该有十八、九岁啦,怎么还未发育完全?”

  “谁说的?”她睨我一眼说∶“我这个生理状况,是遗传的,听妈妈说,她也好像我一样,四十几岁人仍然都没有一条,真奇怪。”

  我安慰她说∶“你何必为此难过,阿妈生你就是这样的,难道你还想场,在那里”秧“?”

  她咭咭地笑起来,说∶“谁说我要场?我亲密的男友说,我这样更好看、更戚哩!”

  我这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有亲密的男朋友,看来她早<伦理小说>
上一章   伦理小说   下一章 ( → )
激情小说和小姨的激情换凄荒岛上的兄妹我和母亲的故败北的黑丝袜缱绻母心弦清云艳妓貂蝉姑侄一床戏
伦理小说是明少江南创作的经典热门小说类作品,有趣小说网实时更新伦理小说最新章节"飞来福"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我司赞同或支持伦理小说读者的观点。伦理小说是伦理小说所著的一本情节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网友阅读品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