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小说网提供羽凡最新小说情诗无名最新章节
有趣小说网
有趣小说网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仙侠小说 侦探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武侠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伦理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笑话大全 同人小说 历史小说 短篇文学 经典名著 竞技小说 综合其它 穿越小说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友故事 都市花盗 风流记事 茹母含新 人在深圳 我的姐姐 极品上司 不伦恋歌 思风沐雨 春色医院 天上人间 幕府情幽
有趣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情诗无名  作者:羽凡 书号:46556  时间:2020/5/6  字数:8081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虽然,褚友梅很想象电视上,或者是小说中的女主角,在碰到着实难以解决的感情问题时,便潇潇洒洒的跑到什么海边啦!花东沿海啦!或者是离岛上去躲避个一阵子,再带着整理好的心情翩然回来…可是她不能。

  褚友梅愕然发现自己连当个悲剧女主角的特质都没有。姑且不论什么全勤奖金、旷职扣除薪给等实质经济上的损失,她有那么多排定好治疗时间的可爱小朋友,还有认认真真、风雨无阻的可佩家长,她着实是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啊!这就是责、任!

  就算是郎世云再向她求个一百次婚,甚至是在她面前装小狈撒都一样!

  幸好郎世云还算有风度,他并没有要求她立即给他什么解释或回答。

  可是,就算郎世云没有用言语去迫她,但他那种充了然与调侃的灼热眼神,简直像要把她的身躯烧穿!没有任何掩饰,没有任何逃避,郎世云让她确实的了解到,就算只是他的眼神,她也别想轻易逃开。

  呜…她是招谁惹谁了?

  “好热、好热啊!今年的秋天怎么这么热啊?”

  “对啊对啊!咱们治疗室的火灾侦测器都快要洒水了!”

  朱主任与夏筱倩你一言、我一语的,让褚友梅简直想找个地躲起来算了。为什么这些人都不帮帮她,反而都忙着落阱下石呢?朱主任还打趣着问:

  “郎医师,你说你跟友梅求婚,还答应要陪她去美国,然后她转身就跑?”

  “嗯,我虽然预计过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穿着整齐白袍的郎世云优雅的坐在她办公室里的位子上,轻啜一口朱主任用褚友梅的杯子泡出来的茶,一脸的云淡风清。“但是,尖叫着转身拔腿就跑,还是很超乎我的预料。”

  去他的预料!气愤的褚友梅正想在郎世云光亮的皮鞋上狠狠地踩上一脚,整个人却被拖坐到郎世云的腿上,有力的臂膀无视于她羞窘的挣扎牢牢地圈住了她的纤。而夏筱倩被朱主任清场之前还不知死活的惊叹:

  “啊!怎么没有听筒?好像**”

  “放开我…”

  褚友梅不想知道现在到底有多少家长、治疗师,都贴着耳朵躲在办公室外,她烧红了双颊怒视着郎世云,而郎世云决定不负朱主任特意清场的好意,他大大方方地吻上了思念已久的红。这虽然不是两人之间初次的吻,但带着强大思念与略微惩罚意味的吻却好似在燃烧。许久。“嫁给我真的有那么糟吗?”他轻抚着她嫣红气愤的脸蛋,低语问眷恋地印上了无数的细吻。

  没有那么糟吗?

  “不要!”褚友梅赌气的将自己的脸埋在郎世云的怀里。

  郎世云有些好气又好笑。“不要什么?为什么不嫁我呢?我爱…”

  褚友梅倏地由他怀中抬起脸来,她飞快地掩住了郎世云的,阻止了他的告白。原来这就是问题所在吗?郎世云观察地看着她变得苍白的神色。

  “不要随口说出你无法负责的话。”她细语着决绝。“你并不是真的爱我。”

  ?

  哈!她说他不爱她!

  这是什么话!郎世云在那褚友梅有如惊弓之鸟般没命的奔逃而去后,他曾疑惑、揣测了无数次,也曾思索、推敲出无数个可能的答案,却再怎么也没有料到竟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说的也是,郎世云不苦笑。是他自己要爱上褚友梅这种看似普通,其实每一骨子里都装了稀奇古怪、神经线也装得有些颠颠倒倒的小女人。他本来就不可能去期待她拒绝求婚的理由只是出在什么求婚词不够浪漫,或者是求婚地点灯光不美、气氛不佳的简单小事上。不过,最起码褚友梅不是说她不爱他,这样子就还算有救吧?郎世云头痛地耙了耙自己的头发。

  原先在无数个诡异的推测之中,陈主任曾说可能是因为郎世云没有写诗给她。真是开玩笑!幸好他先行问过了朱主任,才知道据说先前蒋家伟就是因为抄袭了某个八成只会写些风花雪月烂诗的神经病的一首小诗,才顺利地拐到了褚友梅。褚友梅对这件往事深恶痛悔之下,郎世云当然不能笨到再去踩这个地雷。

  现在可好,真是他妈的好极了,褚友梅居然说他不爱她。

  所以问题简化到郎世云只要拿起自己的手术刀,把膛剖开就可以了,不是吗?

  真、要、命!

  这个小女人到底在想什么?难到她以为自己能够比他更加了解自己在彷徨许久,终于是再确定不过的心意吗?

  面对着褚友梅对他躲躲闪闪的可笑状况,郎世云在这天把小薇托给了陈主任夫妇,千辛万苦的把像鸵鸟般躲着他的褚友梅强约出来之后,就在黑夜的明山上,郎世云决定一定要好好地把事情说清楚、讲明白!

  ?

  遥望远方的万家灯火,城市在一片烟尘之中闪烁着离。

  郎世云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久不曾来到这个学生时代三不五时就会上山喝茶谈心的地方了。三十四岁的他距离骑着破机车、披着厚厚的旧外套、数算着天边流星的日子已经很遥远了。眼看着路旁小情侣的青春仍在继续,他只能祈祷他们会有个比他初次婚姻好些的结局。

  牵着褚友梅下了车,他下了西装外套披在穿着单薄秋装的她身上。

  人真的是很健忘,半年以前,郎世云以为自己永远都无法忘却那场生命中的大悲剧,但半年以后,他却在这里急急的想要展开另一场崭新的人生。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这样平静的想起晓及薇妮,有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很荒谬的感觉,他想如果在天上的晓已经超脱了她所有在凡尘中曾有的苦难与病痛,那么她也应该会赞成他的选择。

  在两人的静默之中,郎世云从前的口袋里拿出了小小的戒指,晶莹的戒面在微光闪烁下有如一颗被抓在掌上的流星。褚友梅能够了解吗?她能了解她在他身上成就了多大的奇迹吗?深了一口气,他说:

  “友梅,请你给我一个得到幸福的机会,也请你让我有机会带给你幸福。”

  相对于郎世云的温声与沉着,褚友梅却是微微颤抖。不置可否的她抖颤着双手,接过了他硬到她掌中,仍带有他口微温的戒指。

  这就是幸福吗?原来幸福也是一种有形状的东西…褚友梅很想听从自己有如擂鼓一般的心跳直接的接受,但是理智迫使她困难之极的开口。毕竟,她没有再一个十年去证明一个被错待的感情的真伪,她也不忍心让眼前这个已经是伤痕累累的男子,因她再多添上一笔极可能是毁灭的伤口。

  “你怎么知道你的幸福就是我呢?”褚友梅以为自己说得很冷静,但语音却是颤抖著有如秋风落叶一般的萧瑟。“或许我只是在你快要破茧而出、挣脱出自己苦痛过去的当口,正好捡了便宜的人罢了。你与小薇都是一样。你们原本就可以再度自己站起来,就算是没有我…”听着她越来越微弱,几乎是细不可闻的声音。这就是褚友梅怀疑他不爱她的理由吗?这个外表理智自信的女子,竟也有如此自疑、妄自菲薄的一面?

  郎世云环住了她小心翼翼捧着戒指的手,有如两个人共同捧着一颗从天上谪落的流星。

  “你就是我的幸福。”他肯定的说,并开始有些懊恼,原来他才是他们两个之间,比较浪漫感的那一个。

  为什么褚友梅一定要斤斤计较一段感情的来源呢?郎世云不否认他们的相知相识源自于一场绝不美丽的灾难,但是爱情之所以被称之为爱情,不就只是听凭心脏在神奇的一刻间,完全不听使唤的悸动吗?

  他们也许没有机会相识在什么如诗如画、洒落叶的森林中,也没有那个荣幸萌发感情在某个充星星的美丽夜里,郎世云只知道也许就是某一个有薄薄阳光的下午,衬着医院里熙熙攘攘的孩童吵闹声,在那毫不浪漫的复健部大治疗室中,她让痛苦的他看见了什么叫作永恒。他为什么能那么笃定自信?褚友梅无从察知郎世云内心的想法,她只是惶而痛楚的思索着两人不可知的未来。她急不择言地口而出:

  “你怎么能够承诺幸福?你怎么能够保证我们之间不会再度上演悲剧?我并不是宽容大度的女子,我还有数不清的缺点。或许有一天,我会像晓一样深深的伤害了你…”“你不是晓!”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褚友梅倏地挣开了他的手,他为什么就是不懂?她艰困的解释着内心深处的惶恐:“可是我也不是你偏颇的眼中那个勇敢,好像可以拯救一切的女子;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或许根本没有办法带给你你想要的幸福。”

  郎世云总算有些了解褚友梅心中真正的不信任与恐惧。直觉地他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紧拥住她,他用灵魂最深处的真诚、低声的说:

  “我爱你。”

  “你不要再说了!”

  仿佛无法承受,她畏缩在他怀中狂的哭泣了起来。该怎么让她明白?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只是在保护自己,你害怕受伤,甚至也害怕我受伤,这些我真的都懂。曾经我也是这样的人,但是我想得到幸福,跟你在一起的幸福。”

  “你不要我!”

  褚友梅猛然推开了这个太过温暖、太引人沉陷的陷阱。

  “我你?”郎世云的笑容乍然变,他铁青<情诗无名>
上一章   情诗无名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再爱我一次孤男寡女冷香炽情想爱你就爱你都是诺贝尔的代班新娘玫瑰情吻君怜流云从不说爱我姊弟恋成痴
情诗无名是明少江南创作的经典言情小说类作品,有趣小说网实时更新情诗无名最新章节"第十章"并且提供无弹窗阅读,书友所发表的评论,并不代表我司赞同或支持情诗无名读者的观点。情诗无名是羽凡所著的一本情节文笔俱佳的作品,值得网友阅读品鉴。